扫描下方二维码
关注洛阳社保微信
扫描二维码关注
洛阳社保新浪微博

人社新闻

一个观察农民工的时代窗口

发布时间:2018-11-23 14:13  作者:

  站在改革开放40周年的历史节点上, 回望峥嵘岁月, 让人感慨万千。

  一座车站, 成为观察一个时代农民工奔波和迁徙的绝佳窗口。

  对很多千里迢迢来到珠三角的打工者而言, 这里是一个新的人生起点, 意味着从此与闭塞、 贫穷的乡村挥手告别。

  在这里, 一列列满载打工者的列车进站与出站, 打下了深深的时代烙印; 在未来, 这座充满回忆的车站还将随着时代的车轮, 继续轰隆向前。

  这就是广州火车站。

  统一祖国 振兴中华

  广州火车站主楼共有四层, 建筑面积2.6万平方米, 内部有桄榔树、 翠竹、 金鱼池和小桥等绿化景观, 外立面正中央则挂着一个高4.5米、宽5米的大型电钟。这是中国铁路车站最大的电钟, 被誉为“广州第一钟”。 在电钟正上方, 是郭沫若题写的 “广州站” 三个大字,庄严而肃穆。

  这座1974年4月10日投入使用的火车站, 最初并未与打工者、民工潮和春运联系在一起。 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, 广州火车站主要承担广东本省短途探亲客流和长途货运的职责,每天到发列车35对,客流量仅一万人左右, 即便是春运期间, 广州火车站也不拥挤, 偶尔才能看见一列满载的客车, 一票难求甚至滞留等情况更不会发生。

  上世纪八十年代, 作为广州为数不多的现代化建筑之一, 广州站与流花宾馆、 友谊剧院和东方宾馆组成一片巍峨时尚的建筑风景群;广州火车站大楼甚至被选为羊城新八景之一, 享有 “流花玉宇” 的美称。

  改革开放初期, 广州迅速发展起来, 是港澳台居民和海外侨胞最早进入中国大陆的落脚点之一。 为响应时代的召唤,1986年, 广州火车站特意设立了全新的霓虹灯标语,即 “统一祖国,振兴中华”。

  32年来, 随着时代的发展, 广州火车站几经翻修和重建, 广场周边的广告牌换过一茬又一茬, 但这八个气势磅礴的大字始终耸立在车站主楼的两肩, 成为一道亮丽的风景。

  东南西北中 发财到广东

  对于这座历史悠久的地标性建筑, 广州火车站客运车间负责人朱海滨或许是很发言权的一个人。

  1984年7月,19岁的朱海滨从广西柳州铁路运输学校毕业, 提着一箱书和几盒邓丽君的卡带, 匆匆赶到毕业分配单位———广州火车站报到, 至今朱海滨已在这座车站工作了34年。

  在朱海滨印象中,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期, 广州铁路局的工作重点仍是确保铁路安全生产, 严厉打击破坏、 盗窃铁路设施的违法犯罪行为, 来广东的打工者还谈不上涌如潮水的程度, 铁路客运车辆紧张的局面并未出现。

  正在此时, 中国经济这辆巨型列车开始加速。 1980-1991年, 珠江三角洲地区利用外资以每年30.8%的速度递增, 1990年代初,珠三角地区已有合资企业2.3万家、“三来一补” 乡镇企业6万余家。特别是1992年邓小平南巡讲话后,珠三角地区乡镇企业如雨后春笋般迅速发展起来, 数百万农村富余劳动力如潮水一般涌向广东。

  根据统计,1986年珠三角外来劳动力达到185万人,1988年增至320万人。 到九十年代初, 珠三角地区受雇的外来劳动力已经接近400万人, 此后南下务工潮的规模仍持续扩大。

  “上世纪八十年代末、 九十年代初开始, 广州火车站的客运压力很大, 发送旅客人数一年比一年高, 年年破纪录, 特别是在春运的时候。”朱海滨回忆说。

  当年, 一句十分流行的口号是“东南西北中, 发财到广东”, 一批又一批的打工者涌向这里。 在那些记载广州火车站记忆的早期新闻图片中, 最有代表性的场景是, 为了防止他人趁乱插队,那些20岁上下的小伙子前胸贴后背、 一个挨一个紧紧地贴抱在一起。

  “刚开始, 是一个人在广东找到了工作, 第二年春节过后, 这名打工者往往带着一个村的青壮劳动力来广东打工。”朱海滨说, “但到了广州后,他们才发现就业岗位并没有那么多, 不得不坐火车再返回家乡。因此,每年春节后,广州火车站还会有一个客流高峰,就是那些找不到工作的打工者返回家乡。”

  春运期间的“棚代客”列车

  上世纪八十年代, 我国铁路主要客车为绿皮火车, 运力远远无法满足春运期间的需求。

  为应对春运期间高涨的客流量, 增加运输动力, 铁路部门只能简单改造装货物的棚车, 临时替代运送旅客的客车使用, “棚代客”列车应运而生。

  改革开放前, “棚代客” 列车在广州就已出现, 早年作为广东省内城际列车使用。 改革开放后, “棚代客” 列车改做春运临客车, 上世纪八十年代末至九十年代中期春运期间从广州火车站频繁发出。

  “棚代客” 列车乘车环境和条件异常简陋, 车内只有几个小窗口, 白天太阳一照, 车厢内闷热得如同蒸桑拿; 到了夜晚, 气温骤降车内寒气逼人, 因此又被称作 “闷罐车”。

  虽然 “棚代客” 列车简陋、运行环境艰苦, 但对缓解当时春运紧张做出了不可替代的贡献。

  朱海滨说, “棚代客” 列车有两大优势, 一是运客量大, 一列普通列车通常只能运2000人, “棚代客” 列车在春运期间可以运4000人-5000人; 二是票价便宜, 当时广州至衡阳的 “棚代客” 列车只有16元钱, 票价只有普通列车的一半,很多打工者乐于接受。

  “选择坐 ‘棚代客’ 列车的都是来广东打工的年轻人, 他们精力好, 没有老人坐这种列车。‘棚代客’ 列车通风条件不好, 中间有一个门, 两旁有寥寥几个通风口; 上厕所也很不方便, 每个人都自备一块毛巾。 来广东打工的人确实做出了很大的牺牲。” 朱海滨说。

  一直到1997年,春运期间 “棚代客” 列车才正式退出历史舞台,从此被封存在无数打工者的记忆之中。2009年底, 广州南至武汉开通了第一趟高铁。 9年过去了, 如今越来越多的打工者选择乘坐高铁出行。